寶雞頭條

違法不良信息舉報:0917-3376965 郵箱:bjnews@163.com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61120180004
寶雞網上有害信息
網絡謠言曝光台
寶雞舉報

微信

微信

微博

微博

APP

APP

首頁 > 寶評 > 正文

課間10分鐘,“野”點又何妨

時間:2021-04-12 15:14:13   

不知何時,課間跳繩、跳房子、踢毽子、打彈珠等兒童遊戲在校園內消失了,除了體育課,操場上看不到學生跑跳的身影,不少學校課間10分鐘鴉雀無聲。

“學生課間活動的最大半徑:教室外的過道”“比體育老師更卑微的,是沒有課間10分鐘的孩子”“孩子在教室裏一坐一整天,見不到陽光”……家長們呼籲:把課間10分鐘還給孩子,讓他們能出教學樓玩耍。

文明休息?課間圈養

小花體重飆升,她的媽媽王女士叮囑她在學校不要總坐着不動,課間到操場上活動活動。對此,小花表示“根本做不到”:“老師只允許我們喝水和上廁所,不讓我們下樓,課間只能在教室跟前後桌同學聊聊天。”

學生在課間練習花樣跳繩

活潑好動的孩子,在課間竟然不能下樓“撒個歡”?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,課間圈養的情況在全國各地中小學校普遍存在。不少學校以強調紀律為名,想方設法讓好動的小學生安靜下來,美其名曰“文明休息”。

在海口某小學,學校要求老師上完課後不得馬上離開教室,下一節課的任課老師須提前幾分鐘到教室,實現“無縫對接”,以便讓“老師的管理”延伸到課間。同時,每個樓層還安排值日老師,課間在樓道內巡查。

有的學校則由少先隊大隊部幹部組建值日團隊,課間對每個班級進行評比,該評比與每個月的文明班級評選結合,一旦發現某班學生追逐打鬧,大隊部就給該班級扣分,就等於是損害了班集體的榮譽。孩子們被施加了無形的壓力,便自覺地不再嬉戲打鬧。

半月談記者採訪時發現,有的學校甚至讓人感覺不像是學校,即便身處校園之內,也有鴉雀無聲之感,不僅聽不見讀書聲、講話聲,連學生走路也是輕輕地。

一位家長無奈地説,雖説開學是“神獸歸籠”,但孩子一整天都被關在籠子裏,感覺像是在坐牢。

嬉戲打鬧=意外高發?

小學生天性活潑好動,同時對力量控制能力弱,磕磕碰碰是常事。默許孩子課間嬉戲打鬧,無疑將大大增加意外發生的機率。

一些家長認為,與其讓他們面對難以承受的意外,或者提心吊膽地擔憂孩子們出意外,不如放棄撒歡瘋玩的念頭,讓孩子在老師的嚴格管理下開展校內活動。

一方面為防止意外發生,另一方面營造安全可控的校內環境,學校紛紛投入大量人力維護校內安全,甚至學生上下樓梯、上學放學、食堂取餐等,都安排老師沿途“呵護”,校內遊樂設施,嚴禁學生私自玩耍。

在海口,一些幼兒園放學時不允許家長帶孩子在園內逗留,即便在家長看護下在園內遊樂設施上玩耍也不被允許,原因是“離園便離了責任”,而若在園內發生意外,家長會與園方就事故原因“扯皮”。

海口市英才小學校長謝立可表示,對於一所動輒上千人的城市小學來説,學生校內安全管理的確是個大難題,嚴格限制課間活動範圍、活動強度,的確可以大大減少意外發生的機率,然而,“這違背了少兒身心發展的規律,長期下來,孩子們挺可憐的”。

課間“野”一點又何妨

“小學教育工作者,必須熟知孩子的身體和心理特徵。”謝立可説,活潑好動是這個年齡段孩子身體生長所需的,只有在嬉戲、流汗中,他們的運動能力和身體素質才能得到鍛鍊。“休息時間只聊聊天、望望遠處,這不是孩子,而是成人或者老人。”

“我們反覆權衡,讓課間安靜下來,是不是壓抑了孩子們的天性?究竟對孩子終生髮展是有益的還是有害的?最終決定尊重孩子的身心發展規律,維持原有的課間活動規則——只要不打架、不傷害別人,默許他們‘野’一點。”謝立可説。

將孩子管束住,讓他們安安靜靜在教室坐着,意外減少的同時,將會損失什麼?

我們將損失課堂效率。讓孩子們課間活躍一點,動靜結合,能有效提高課堂學習效率。“一堂課45分鐘,我們要求孩子們遵守紀律、認真聽講,如果課間還不允許動一動,不允許他們大聲説笑、做些遊戲,那麼下一節課如何才能沉靜下來?”謝立可説,即便課間追逐嬉戲也達不到激烈的程度,除非是打完一場籃球賽。

小學生身上的能量不在此處釋放,便在彼處釋放。謝立可舉例,有一年為了讓畢業班有更多複習時間,學校取消了六年級的早晚操,結果那一年六樓廁所門壞得特別多,“你不讓他們上下樓釋放能量,他們就跑到廁所裏去玩了,更加危險”。

孩子們將失去在遊戲中鍛鍊身體、結交朋友的機會。學校不僅是學習知識的地方,還是學習與人相處的課堂,一些活潑的遊戲,既能鍛鍊身體,又是結交朋友的好機會。

不被鼓勵到室外活動、休息,也會導致兒童視力長時間處於疲勞狀態,更易近視。統計顯示,2020年我國中小學生近視率逼近60%。眼科專家普遍認為,防治近視,最重要的是要保障學生每天至少有2小時户外運動。

謝立可認為,學校應將追求“零”過失率作為目標,但社會和家長對學校過失率要有一定容忍度,特別是對於在校園管理規範、校內設施安全到位的情況下發生的意外。

半月談記者瞭解到,我國北京、上海、湖北等多地出台中小學校學生傷害事故處理條例,從法律層面對事故各方責任進行了嚴格界定,為校方管理鬆了綁。

半月談記者注意到,英才小學一樓有一處沙池,是課間和放學時最熱鬧的地方。“每天放學,孩子們非得在沙池裏玩得滿身沙子才肯回去。”謝立可説,“我還想在校園裏設置更多讓孩子們‘野’一點的地方。”(趙葉蘋)

寶雞新聞網最新原創作品:

【四方物流】擺脱貧困 寶雞這樣走過

編輯:陳雲哲

推薦閲讀

更多